福州大败局

这是我的第三篇读城记。

我的一个朋友,曾在福州市马尾区的清禄鞋厂担任成本会计。2017年初,因为鞋厂被官方要求撤出马尾区,他和他的几千名同事直接当场失业。当然,清禄鞋厂被请离只是马尾区庞大的腾笼换鸟计划之一。2015年开始,马尾区开始清理区内所谓的不高端企业,包括中铝瑞闽、清禄鞋厂、马尾造船厂等等一大批曾经的地方支柱企业。拆迁的厂房摇身一变成为了一栋栋高端的写字楼,各类惠普金融、网络游戏产业园、基金小镇开始挂牌,俨然一副金盆洗手的烈女子形象,仿佛已经和过去的自己一刀两断,放佛自己一出生就如此美丽动人。

一瞬间,整个马尾区的人口骤降。过去的工业工人,下了班喜欢到街上吃吃喝喝唱唱[……]

显示全部

终于,他也向深山走去:中国股票骗局起底

这个故事是真的,所以听上去有点残酷。

我认识的一个人,权叫他K好了,大学毕业后到了一家国企认真上班。K在单位里认真负责,很受领导同事的喜欢,工作不到一年的时间,单位已经给了他很重要的项目去做。那会单位正在扩大新厂房,他就配合自己的师父驻扎到新场地。国企并不容易升职,但是一旦拿到这样的机会,一般就是一只脚迈入了中层。

事情在半年后发生了转机。K的妈妈生了一场病,花了家里很多钱。即使有新农保覆盖,剩余已经费用对他们家也是不小的负担。每月领取固定工资的K终于开始怀疑稳定工作的意义。又过了半年,他辞职了。拉上两个朋友,他开始在他们家乡做起了面馆生意。只不过顾客寥寥,生意惨淡,收入甚至[……]

显示全部

杭州崛起录

我认识的一个朋友,特别喜欢爱抢杭州爱乐乐团的普及票。

杭州爱乐乐团在他们的音乐季里会不定期举办一些普及专场音乐会。音乐会的内容可能是弦乐四重奏,可能是木管五重奏,还有可能是一些经典的大部头。

如果外行一听一定觉得这有什么呢?

可是我的朋友说,你懂什么?罗列三个数字,你就知道有多恐怖。

第一,成立时间很短的杭州爱乐乐团已经是中国第一梯队的交响乐队(可能已经仅次于中国爱乐乐团)。第二,普及票的价格只要10元。第三,爱乐乐团的普及票已经持续做了将近10年。

是谁给了杭州爱乐乐团勇气?是梁静茹吗?

不是的。答案就在杭州钱江新城的新地标日月同辉上。日月同辉的[……]

显示全部

杭州大败局

陈先生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只在杭州呆了半年。

半年以前,陈先生从北京某M公司离职,跑到杭州某A公司做Java开发。他的朋友告诉他,现在中国已经是北上深杭的格局,再不来就迟啦。陈先生在脑海中搜寻了一番杭州的标签,几乎都是“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最忆是杭州”、“江南”一类的溢美之词。于是他就来了。

但是杭州全然不是他想象的模样。

西湖西溪美则美矣,但是他在某A呕心沥血地加班,这些和他根本没有关系。杭州的房价也不便宜,几乎他能看上的版块都不便宜。某些他能接受的地块,没被地铁规划到,或离主城区30公里以上。最为致命的是,等他发现自己无法长时间996决定出来开机会时……[……]

显示全部

温州大败局

我有一个温州的同学,自小一直是我羡慕的对象。他的妈妈是小学老师,爸爸是药剂师。当然,死工资并不是他们家的主要收入,他妈妈还是温州民间借贷的中间人。他们向亲戚朋友们高利率借钱,然后再以更稍高的价格放款给在外打拼的其他温州人。通过中间差价的赚取,他们家很快变得富足,买车买房吃香喝辣。那些在外打拼的温州人,拿着大量的民间现金,在全国各地尤其是北上广深杭等地炒煤炒房。一时也算是风头无两。

再过几年,风向突然就变了。可能是炒房失败,可能是投资的某家企业破产了,可能是国家的货币政策突然不再宽松,甚至于可能向他们借钱的人跳楼自杀了,总之,他妈妈借出去的款,收不回来了。但是作为中间人,以她名义借出[……]

显示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