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反对,你却坚持要嫁。你赌对了吗?

办公室里的小朱很后悔。

她和男朋友从大四开始恋爱。在他们决定结婚那会,小朱父母是完全不同意的。男朋友来自苏北农村,父母均下岗待业,说是一穷二白也不为过。

小朱第一次带男朋友回家那晚,小朱妈妈拉着女儿在小房间里单独聊了很久。妈妈认为,男方家庭条件差,另外在言行举止中,妈妈觉得男朋友并不是一个有冲劲的男孩,小朱嫁给他将来是要吃苦的。

小朱说,妈妈,穷一点我也不怕,他对我真的好的。

昏暗的月光下,妈妈的眼睛里有泪痕。

结婚后两年,小朱和丈夫辗转在上海这个大城市租房,搬家,再租房。两人省吃俭用,依然没能攒下在上海买房的首付。但是丈夫的亲戚们,却总以为小朱和男朋友在上[……]

显示全部

电商大败局

2008年,傅姐在厦门火车站旁的禹洲世贸广场里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她要入驻淘宝和淘宝商城(天猫的前身)了。

这个决定并不是一时兴起。傅姐从2000年开始做实体服装店,最高峰的时候做出了十多家门店,分布在厦门各大商城内,涵盖男装、女装、童装。到了2006年之后,生意突然就差了很多,十多家门店经过收缩调整,最后只变成了禹洲世贸里的一家。

傅姐经过仔细研究,认定冲击来自电商。实际情况确实如此。店铺租金高企,傅姐门店的服装价格根本没法和无税无租的电商想比。偶尔顾客在门店看上一件衣服,也会悄悄记下型号上网购买。

但是入驻淘宝和淘宝商城并不容易。2008年的淘宝电商,竞争已经到了如[……]

显示全部

你连钱都不会花,凭什么说你会赚钱!?

 

2014年,27岁的沈琳催着男朋友在杭州买了一套房。沈琳也让闺蜜快点买,毕竟杭州毕竟是省会,是有钱人的天堂,房价再怎么也不会降得太低。但是闺蜜是个乐观的傻空派,她坚信房价已经登顶,没有必要入手了,还不如租房来得实在。

“再等一等吧,租售比这么高,不跌才怪咧。”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2016年G20顺利在杭州召开。房价就像火箭一样上升。

闺蜜这时候已经谈到对象,但是她和她的对象就更难买得起房子。

而沈琳和她男朋友,在2016年结了婚后,小两口熬过前两年的拮据,生活开始变得红红火火。

而闺蜜呢?还辗转在租房的路上。每年租期到期,都会定期收到房[……]

显示全部

犬声阵阵下,藏着1亿个家庭的心酸

小区一到晚上,必然犬声四起。

很多独居老人,带着他们的宠物狗出来溜达。小狗们的脖子上带着发光项圈,那是主人怕他们走失在黑夜里。

“宝贝,等等我吧。”

“团团,别乱跑。”

也有一些老人追不上小狗的步伐。他们的宝贝宠物狗一哧溜跑到街上。吓得老人家也急忙追上去。

一辆小轿车紧急刹车,车里有骂声传来:

“不要命啦!”

从杭州到安徽的徽行古道陡峭崎岖,一般的年轻人都会选择放弃。

但是在古道边的大山里,依然活着一些老人,依然在山里挑柴。

重重的柴火压在他们瘦小的肩膀上。蹲下去,很艰难才能站起来。

站起来了,还有一步一步腾挪着回家。[……]

显示全部

福州大败局

这是我的第三篇读城记。

我的一个朋友,曾在福州市马尾区的清禄鞋厂担任成本会计。2017年初,因为鞋厂被官方要求撤出马尾区,他和他的几千名同事直接当场失业。当然,清禄鞋厂被请离只是马尾区庞大的腾笼换鸟计划之一。2015年开始,马尾区开始清理区内所谓的不高端企业,包括中铝瑞闽、清禄鞋厂、马尾造船厂等等一大批曾经的地方支柱企业。拆迁的厂房摇身一变成为了一栋栋高端的写字楼,各类惠普金融、网络游戏产业园、基金小镇开始挂牌,俨然一副金盆洗手的烈女子形象,仿佛已经和过去的自己一刀两断,放佛自己一出生就如此美丽动人。

一瞬间,整个马尾区的人口骤降。过去的工业工人,下了班喜欢到街上吃吃喝喝唱唱[……]

显示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