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e的Simulation Theory评价

simulation theory是一张很怪的专辑。

这张专辑整体的概念上来说完整,可以简单概括为:上世纪80年代视角下对未来的忧虑。这种忧虑来自于媒体、信息高速路化的怀疑和忧思。muse在专辑里说,啊,我被困在算法的世界里,我被媒体清洗了大脑,这个世界GDP增长太快我无处安放的情怀在哪里?不能!不行!我要反抗,我要表达,我要独立,我要做自己。在这样的概念基调下,整专专辑大开(没有大合),呈现出muse式的宏大叙事状态。

这样的基调和状态从resistance这张专辑开始渐渐显示出苗头,到了2nd low再到drones,终于到了simulation theory到了疯魔的状态。不同的是之前的专辑是有开合的,会有一个钢铁直男和你述说他的情伤(absolution,endlessly),会有个中二少男问你他有了心上人该怎么办(
Hullabaloo,map of head),有时候还变成戏精上演外在隐忍不发内心已经波涛汹涌的英式闷骚暗恋戏码(resisitence,i belong to you),偶尔压抑不住的歇斯底里要死一起死(origin of symmetry, pluy in baby)……有了小情境、小视角的衬托,之前几张的宏大叙事专辑(几乎每张都是宏大叙事),倒也没有那么恼人,而且以小见大,见微知著,偶也成了点睛之笔。

muse专辑的平庸大约在drones开始。不过在这张专辑里,因为专辑并不悦耳,还捎带一些实验性质,所以掩盖了专辑平庸的事实。simulation的平庸就可以说令人发指,比如,simulation theory大量采用合成音,且每首都做到了100%的流行度。在break it to me里,你会听到蔡依林扭着腰肢对你说break it it me; get up and fignt的高潮部分简直堪称大型抖音励志音乐现场……潮湿、暗黑、幽怨、宗教这些发家标签在这张专辑里零呈现。如果说这张专辑还有一点点成功的地方,那么就是muse终于脱Radiohead成功了。

但是脱Radiohead成功并不是一个褒义词。

另外今年似乎被Timberland插一脚的专辑都一言难尽。timberlake的man of woods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