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鸩之城

9月19日上午10时许,杭州西湖区双龙街199号的金色西溪办公园区内,停了四辆警车。不一会,园区大大小小的公司就开始流传园区中的明星企业信用管家被警方控制。有少量围观群众也被警方严厉喝止,甚至连警车的车牌也没让拍。

到了下午一点多钟,警车终于带着信用管家的员工离去。有知情人士透露,部分员工已经当天结束调查,而部分核心员工,依然在接受调查。当然,结束调查的员工没能再继续回去上班,因为次日西湖区蒋村街道的派出所已经在信用管家的办公楼层贴上了封条。

这并不是一个个例。就在几天前,在距离金色西溪1公里不到的地方,另外一家大数据公司魔蝎数据也遭警方上门调查。

信用管家高峰期间有员工200多人,而魔蝎数据更是属于2019年杭州独角兽企业邦盛科技系,二者都是实打实在杭州明星企业。被调查原因有几种说法,一是参与了714高炮产业链,二是贩卖爬虫数据。甚有说法是爬取了中国市值最大互联网企业的数据,被同处杭州的大佬直接举报了。

20年前的人,如果缺钱了会怎么做呢?

首先他们会问自己的亲戚朋友借钱,然后问银行借钱,最后问地下高利贷借钱。

现在的人缺钱了会怎么做?

不等他们开口,银行直接通过风控体系否定了他们。急着用钱的他们只好投入各类线上借款。当然,线上借款也不是省油的灯。针对这些资质较差的人,出借方的方式很多。在出借时候利用各类数据甄别坏账的几率、收取砍头息覆盖坏账成本、读取借款人联系人暴力催收是常见的三板斧。

三板斧下,各类714高炮伴生公司应运而生。一些数据公司利用技术手段,爬取整合借款人的各类信息,包括各类基础数据、消费数据、逾期数据等,并将数据贩卖给714高炮公司赚取不菲的收入。这是魔蝎数据们的盈利要点之一。而另一类,为了让借款人更快找到出借的平台,会有一个中间方集合各大出借平台,借款人只要找到这个平台,就很容易像在超市采购商品一样找到能借款的地方,这个叫贷款超市,贷款超市是信用管家们的盈利要点之一。

作为714高炮中间商,魔蝎数据和信用管家们有充分的理由做高自己摆脱制裁:我只是一个服务提供商啊,购买服务一方的行为我又能如何呢?

在信用管家借钱的APP下面,我们能看到这样的评论:

非常急需借钱,周转一下生活,刚出来打工,没有生活费。

救救我吧,所有的贷款的秒拒了,利息你定…..

稍微做一下714高炮借款人们画像基本是:

一、突然的变故让生活走投无路。类似突然的重疾。

二、消费主义轰炸下的迷失。超过自身能承担的享乐主义。

冰冷冷的画像并没有太多意义。茫茫人海,看似一片平和,拿着放大镜一看,总能看到从头到脚、从根到叶溃烂的人生。杭州小女孩被拐事件、郑州温州滴滴恶性杀人事件后面,都有网贷的身影。在他们的对立面,是大量的所谓互联网金融公司、高科技数据公司林立成佛。

魔蝎科技CEO为周江翔,浙江大学计算机硕士,曾经在UTStarcom、Motorola、Cisco、阿里巴巴、淘宝、51信用卡从事技术开发和团队管理工作,设计并且参与多个全球顶尖跨国项目与创业项目。

而信用管家胡耀华,曾经就职于阿里巴巴,与杭城各大金融企业的老板私交甚好。

而在两家明星企业中工作的各类开发、运营等岗位的员工,基本都以高学历、好工作背景居多。高学历高智商重资本的集合体,张开他的巨口,一口口地把底层吃干吸净,连个骨头都没有。

在714产业链条中,想要追溯真正的源头并不容易。放款方、放款系统开发商、数据提供方、催收方、渠道方相互交织,林林立立,影影绰绰,镜花水月,一碰真相就消失,一撮真容就爆破。谁都可能不是真正提刀的那个人,可能环节中的每个人都是。

阶层对立从来像今天这般尖锐,但好似又一切都没有发生。

我只是一个服务提供商啊,购买服务一方的行为我又能如何呢?

道德的丧失并不是整个事件中最可怕的部分。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人并非只有产业链中的人而已。从街道到区县到市乃至到省,总也有人摆出农名踹,拈花而笑不管不顾。

对于他们来说,林立成佛的大大小小的所谓金融公司科技公司,只会给地方带去无穷无尽的政绩。又或者说,熊孩子总有调皮捣蛋的一天,万一有天金盆洗手上岸了呢?

金盆洗手上岸的例子并非没有。北上广深杭中,就有一些互金公司在上市之前是做714高炮的。直到上市成功才渐渐收手了。

几年前,各大地方媒体都喜欢数落那些以传销为生的城市,然后引以为傲说自己的城市如何如何,产业如何如何发达高端健全。时代不一样了,新时代的犯罪已经懂得利用高科技、金融等包装自己,更可怕的事,成佛后他们还掌握了话语权,竟然终于有了点金光加身的意味。

笑贫不笑娼,自古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