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

男大三抱金砖 我看完全不是这样

就好像这一天 月末 一份可赶可不赶的PPT 可吃也可以不吃的全家盒饭 心情好就和领导说句话 心情不好就准点下班 没有特别想吃的 想穿的 想玩的 走在路上 不疾不徐 不怕迟到 回家也没有特别想做的事 可以跑步 跑步伤膝盖 那就弹一会琴 玩一会游戏也可以 没有特别想要问候的朋友 微信没有开推送 可能还是会打开看一下

彻底就是进入了低欲望时期

咦 可是就有人偏偏急得像什么 比如我妈 经常三天两头发送一些表哥堂弟之流的佳偶成双照 然后再打电话问我 知道这个是谁吗

有一天我在公交车上看书 读到苏轼的一首词叫过送绿筠 里面说 风梢千纛乱 月影万夫长

我在想 啊 那个白金卡的名字取得好 万夫长 后来才发现 那个白金卡的名字叫做 百夫长

然后我和我妈说 何许人也

 

昨天和一个朋友看苹果发布会直播
基本上也是乏善可陈
后来出来了歌手拉拉打雷 那个大奖颗粒无收的整容怪 顿时觉得苹果真是品味日下
拉拉打雷的第一首歌是 how to disappear 很好哇 暗示着苹果即将消失
后来这个火葬场歌手就唱了她的新歌Vince bitch 一首原长9分钟的歌曲 我就急忙让朋友把直播页面关掉了
我并不是对拉拉打雷有什么偏见 她的summer time sadness dark paradise也算挺好听 只不过我是对以前的那些演唱嘉宾感到抱不平

以前的演唱嘉宾 随便数数都是重量级 比如u2 iPod还有u2的联名合作款 还比如sia sia为苹果演奏的现场可是作为mv级别存在的

这种感觉像什么呢

就像是一款名牌 先是张曼玉章子怡代言代言 突然间厂家抽风 把snh48某些人也放进来代言,还是几部军top16那种 你是张曼玉章子怡生气不生气

这就是降维攻击 真是秀才遇到兵 百口莫辩了

这种降维攻击让人觉得恶心 我想起我们温州曾经一个恶心的牌子叫做美特斯邦威 当然它看不上温州搬去上海了 他们最早的代言人是郭富城 后面变成周杰伦 再一阵好像变成死鱼眼李易峰 再一阵就变成了关晓彤

让人不得不怀疑有对手派到他们内部做营销

所以啊 请了拉拉打雷的苹果 就是我们家乡那个垃圾牌子 本来想着蹭一下拉拉打雷的 lebian icon和暗黑特质来树立特立独行 其实只让自己变成了一个low穿地心 直接从美国穿越到四川的一个牌子

恨不得马上让人砸掉自己手里的iP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