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崛起录

我认识的一个朋友,特别喜欢爱抢杭州爱乐乐团的普及票。

杭州爱乐乐团在他们的音乐季里会不定期举办一些普及专场音乐会。音乐会的内容可能是弦乐四重奏,可能是木管五重奏,还有可能是一些经典的大部头。

如果外行一听一定觉得这有什么呢?

可是我的朋友说,你懂什么?罗列三个数字,你就知道有多恐怖。

第一,成立时间很短的杭州爱乐乐团已经是中国第一梯队的交响乐队(可能已经仅次于中国爱乐乐团)。第二,普及票的价格只要10元。第三,爱乐乐团的普及票已经持续做了将近10年。

是谁给了杭州爱乐乐团勇气?是梁静茹吗?

不是的。答案就在杭州钱江新城的新地标日月同辉上。日月同辉的“月”-杭州大剧院就是杭州爱乐乐团的主阵地,可以说是政府专门为他们打造的家。除了硬件上的支持,杭爱在启动时直接获得1亿元建设费用,此后每年熊熊的几千万经费预算,也是杭爱脱颖而出的法宝。

古典乐并不是很大众很流行的文化。但是在杭州,在官方的投资哲学中,在杭爱们的一番操作下,听一场古典乐早已经所有杭州人的一种生活方式,和呼吸喝水一样简单自然。

杭爱的崛起,只是杭州文化澎湃的一角。

杭州对于文化领域的投资,从来没有手软过。

2005年,中国国际动漫节永久落户杭州;2010年,杭州政府就携中国美院以5亿元购入7000多件“以包豪斯为核心的西方近现代设计品”;杭州的中国打头博物馆,在中国也可以前列前5(中国刀剪剑博物馆、中国水利博物馆、中国财税博物馆、中国茶叶博物馆、中国丝绸博物馆、中国刀剪剑博物馆、中国伞博物馆等);杭州的华策影视最厉害的几年几乎霸屏中国电视剧;红楼梦和杭州是没有多少关系的,但是西溪里面却有一个红学陈列馆;1999年韩美林在北京做了艺术馆,2003年杭州马上跟进也有了韩美林艺术馆;高晓松在全国有两座图书馆,一座在北京,另外一座,在杭州。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

如果中国的古代文化影响力可以做一个排名,杭州进前10是没有任何争议的。

可怕的就是家底好的人,比你还努力。杭州就是那个别人家的小孩。

(由杭州华策影视出品的大热剧三生三世)

对于文化领域的投资,考验的是一个城市的品位。有些城市挚爱GDP,浑身上下都有一股土财主的气息;有些城市迷信海派文化,油头满面差点忘记自己的国籍;有些城市固守己见,自己没能力直接从根源扼杀外来文化。只有杭州,在承先启后、融贯东西上做到了完美平衡。

你可以在西湖边喝到咖啡,也可以在龙井村里问到最好的茶;你可以在杭州佛学院研习佛法,也可以在佛学院边的安曼法云体会内心。半山半城一水相连,出世入世一念之间。

那个家底好又努力的别人家小孩,可不止在文化领域努力。

杭州的GDP自2000年起在全国各大城市的排名几乎维持在9-14名之间,除了内陆受中部崛起政策影响外排名基本变化不大。但是仔细看看,还是能看出一些猫腻:

2000年的时候,杭州的一、二、三产业占比分别为7.3%、51.6%和41.1%;

到了2010年的时候,杭州的一、二、三产业占比分别为3.5%∶47.8%∶48.7%。

而到了2018年,杭州的一、二、三产业占比已经是2.3%:33.8%:63.9%了。

接近20年间,杭州的三产增加了22.8!

而隔壁上海只为21.6。

历史上的杭州不是没有超级重工业。曾经的杭钢、杭锅、杭氧等都层存在杭州主城区。随着杭州产业结构不断优化调整,杭州的GDP重磅已经不再由杭钢们撑起。一大批新兴信息技术企业,接过杭钢们的交接棒,无痛带领杭州继续前行。

多少城市无法执行的腾笼换鸟,或执行后一泻千里、动荡不安的局面,在杭州并不存在。

唯GDP论,杭州上中国TOP10都难。但是如果一一拆解,就会发现,杭州已经恐怖到连上海都要抖三抖。

截止至2019年2月,全国上市公司市值排名是:

北京241925亿元

深圳101995亿元

上海72198亿元

杭州51151亿元

广州24321亿元

在五大城市中,只有杭州是以二线的人口撑起了全国第四的上市公司市值(杭州人口只是其他四个人口的一半)。更恐怖的是,杭州的上市公司中,民营企业占了大半壁江山,最新一年的增加值,杭州以11810亿元压过了上海!对比北京、深圳、上海,杭州的绝对质量和活力,都是全国第一,没有之一。

深圳长期是北京在北京在南方的飞地,拥有平安银行、招商蛇口、招商银行等用享受政策利好的大企业;上海一直外资强大,本土企业式微。唯有杭州,真正撑得上是中国民营企业大本营。

如果说哪个城市最痛恨杭州,非广州莫属。

广州历史上有两碗饭碗被杭州砸了。第一碗是叫做交易中心。以广交会交易额来看,广交会的巅峰出现在2007年左右-2011年左右。之后几乎处于下滑或稳定低位模式。与之对应的是,阿里巴巴的B2B/B2C/C2C三大电商系统交易量的飙升。当人们已经习惯于随时随地进行贸易信息的交换,一年一次两次的广交会是什么?

广州被抢走的第二碗饭叫做丁磊。丁磊的家乡并不是杭州而是宁波。曾经广州靠着网易,稳稳坐着国内互联网中心的交易。2011年,随着网易杭州研发中心成立,老板丁磊绝大多数时间都在杭州,诸多有活力的新业务如跨界电商、OEM电商和网易云音乐也在杭州诞生。还记得上一个网易大爆的游戏阴阳师和第五人格吗?同样在杭州诞生。随着网易实际总部变迁为杭州,杭州手握两家国内top6互联网巨头,坐稳了中国互联网第三城的交椅。

靠着阿里巴巴、贝贝网、蘑菇街、云集电商等一众电商公司,杭州是中国绝对的电商中心。

靠着网易、电魂网络和边锋们,杭州是中国手游研发的绝对top2城市(另一个是王者荣耀的成都。)

另一个正在崛起的中心,恐怖是谁也想不到的中国互联网金融中心之一。

很多人仅仅关注吃下中国支付半壁江山的蚂蚁金服,却根本不知道,杭州的其他互金公司也非常强劲。

截止至2018年12月31日,全国上市的P2P公司有9家,其中两家就在杭州(51信用卡、微贷网),占了中国近四分之一。

除了众所周知的蚂蚁金服、51公积金、微贷网,杭州的其他一系列互联网金融公司如pingpong、连连支付、同盾科技等也不容小觑。就在4月25日,同盾科技还宣布完成新一轮超1亿美金融资。

北京、上海靠着政策利好成为了中国的金融两级,现在这个跑道上重新杀出了深圳和杭州,利用互联网的力量,隐隐地在分割金融领域的一杯羹。杭州没有政策,没有所谓的大银行中心,没有证券交易所,一分一毫都是自己拼搏努力的结果。

杭州在克掉广州之后,已经和上海在科创和金融领域展开厮杀。

杭州2017年人口净增28万,2018年杭州人口净增35万,成为华东人口增加最多的城市。而上海2017年人口降低1.37万,2018年人口增加5.45万。

冰冷的人口数字并不能说明什么。但是杭州崛起的公司,已经釜底抽薪式地把上海最尖端的一批人拉走。阿里的高层张勇就是一个上海人;以蚂蚁金服为首的互金公司,挖了海量上海金融业的精英。当然,上海也在大量挖杭州的人,挖人的领域集中在程序开发。

而在科创领域,截止至4月25日的科创板名单显示,上海居中国第二,杭州居中国第6,二者差距也并不大。鹿死谁手还未定。

杭州和上海之间的对抗,是华东第一城和华东第二城的对抗。这一对相爱相杀的城市,正在演绎绝美的双城记。

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案例:淘宝第一界造物节因为害怕人气不足,特意放在了中国会展最牛的城市上海。到了第二年杭州佬er们想了一番,咦,凭什么给你上海做人气给你们钱赚,我杭州又不是没有流量。所以第二界第三届淘宝造物节都在杭州本土操办了。

杭州弯道超车,成为中国电商绝对中心,互金中心之一不是没有理由。

早在2000年,杭州的目光卓越,看到了互联网未来的趋势。

2001年的时候,王国平陪同浙江当时的老书记视察民营企业,老书记问马云:“你希望这个公司将来做到多大?” 那时候的阿里巴巴简直和传销公司一般,没有淘宝没有支付宝,甚至没有中国供应商。但是马云的回答是:“我希望它会是一家市值五亿到五十亿美元的公司。”

十年后,这家公司就成为了杭州命运的共同体。凭着对未来的信念和趋势的理解,杭州对这类新兴企业的扶持和包容,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杭州曾经甚至专门为阿里设置了特别相应办公室。很难说是阿里巴巴成就了杭州,还是杭州成就了阿里巴巴。就现在来说,杭州各个区对于新兴企业的辅导和支持,在其他城市恐怕想都不敢想。就阿里巴巴总部所在的未来科技城而言,新兴小企业租房一般都能获得0.5元-1.5元/平米的租房补贴,其他的优惠政策更是数不胜数。政策摆着是死的,但是杭州真的会派人一对一或多对一进行辅导。

在这样的营商环境下,杭州本土培育了越来越多的牛企。更多外来的牛企,迁移到杭州后也获得了更强烈的生机。比如炒股必备软件同花顺(来自上海),比如互联网医疗丁香园(来自东北),最新的心灵资讯服务平台心灵壹点灵(来自上海)等。

在更多的城市只顾在外招商引资,追求短平快的模式时,杭州已经秉持“我负责阳光雨露,你负责成长”的理念,培育了更多的企业。

而这一类企业的特质就在于,对比短平快的招商,这些企业对杭州的扎根特别深。物是人非斗转星移,这类企业的总部永远都是杭州。短平快招商的企业,很难对本土环境有深刻的认同,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来了或许可以带来数以亿计的GDP,走了也可能是一地鸡毛。而杭州本土成长的企业,如娃哈哈、农夫山泉、阿里巴巴、海康威视等,无论他们在在全国各地什么地方建厂,他们的总部,几乎永远都在杭州。

在城市发展进阶上,总部型经济的杭州,影响力比其他城市更大,也比其他城市更踏实、更稳定。

如今出门,我们已经习惯用支付宝扫一扫;习惯于在闲暇时刻打开网易云音乐听歌;习惯在满街的国资外资车企中频繁看到吉利的身影;习惯街道的摄像头上印着hikvision和dahua字样;习惯在台企康师傅统一美企可口可乐百事可乐中拿起一瓶娃哈哈或农夫山泉;习惯雨天撑开一把天堂伞;习惯给新家配上老板抽油烟机和九阳豆浆机。

他们的背后都有共同的字眼:杭州。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