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大败局

陈先生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只在杭州呆了半年。

半年以前,陈先生从北京某M公司离职,跑到杭州某A公司做Java开发。他的朋友告诉他,现在中国已经是北上深杭的格局,再不来就迟啦。陈先生在脑海中搜寻了一番杭州的标签,几乎都是“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最忆是杭州”、“江南”一类的溢美之词。于是他就来了。

但是杭州全然不是他想象的模样。

西湖西溪美则美矣,但是他在某A呕心沥血地加班,这些和他根本没有关系。杭州的房价也不便宜,几乎他能看上的版块都不便宜。某些他能接受的地块,没被地铁规划到,或离主城区30公里以上。最为致命的是,等他发现自己无法长时间996决定出来开机会时……发现杭州的好机会,几乎为零。

选择了杭州,大约就是选择了一条路走到黑吧。他想。

于是他回北京了。

有人对陈先生说,你的想法不对啊,杭州机会还挺多的。比如网易啊,比如51信用卡啊,还比如蘑菇街,另外还有数不胜数的准独角兽们等。

但是陈先生是知道的,那些所谓的互联网港股美股上市企业,那些所谓的互联网准独角兽,健康的几乎没有几个。

阿里系和网易系的产品撑起了半边天。网易系的云音乐、严选、考拉等,实际盈利情况和生存能力都存疑。就在今年年初,网易还迎来了大裁员。其他的所谓大互联网,某赞老板公然在年会上宣传996,让大家enjoy,公司前些天被杭州zhengfu约谈了;某集传销绯闻傍身,曾被滨江区市场监管局罚款958万;某蘑疯狂稀释股份,伴着腾讯苦苦续命;某网红电商上市就大幅度破发;大量的所谓互联网金融表面看上去风光无限,背地里却分分钟暴雷给你看,或者靠着715产业续命。

譬如,去年的杭州独角兽榜单还有草根金服,号称价值10亿美金以上。今年说爆就爆,公司负责人金忠栲投案自首。

细数一番,杭州的互联网产业,绝大多数都属于自嗨类型。看到最后,你会发觉杭州只剩下阿里和网易。跟别说网易的一条腿还在广州北京。杭州引以为傲的互联网产业,实际上难以上台面。以2018年腾讯研究院发布《中国“互联网+”指数报告(2018)》为例,2018年中国“互联网+”总指数城市100强中,杭州得分5.56分位于深圳、广州、北京、上海、成都、武汉、重庆、东莞之后,位列国内第9。

在招聘整合平台indeed上输入Java字眼,上海有11438个职位,北京7008个,深圳6747个,广州6041个,杭州4252个,成都3989个,武汉3650个。输入前端,上海7106个,北京有3356个,深圳4804个,杭州2428个,成都2794个。(2019年04月26日数据)

杭州互联网超越上海,是中国最大世纪谎言。上海只是吃了没有BAT的亏。

可惜哪怕有BAT之一阿里和网易撑场,杭州的互联网或互联网+的命运也并不是稳若泰山。这个行业来得快去也快。盛大的气息还在沙滩上残喘;传统四大门户新浪网靠着微博续命;热传的BAT格局马上要变成所谓的ATM;ofo创始人成为了老赖……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眼宾客,眼看他楼塌了。五年十年太长了,一年两年,已经漫长似一生。

阿里的电商和支付,网易的游戏娱乐,在国内的地位都是岌岌可危的。

阿里系天猫还没有甩开京东,腾讯转眼间又找了拼多多。拼多多有多厉害呢?据北京时间4月24日晚拼多多发布的2018财年年报披露,2018年平多多平台年度活跃买家数达4.185亿,GMV达4716亿元,实现营收131.2亿元。而阿里的年报则,截至2018年3月31日止,阿里的年度活跃买家达5.52亿。二者的差距越来越小。

很多人诟病拼多多是假货平台,然而早期的淘宝,不也是如此么?

淘宝天猫是阿里电商的核心。但是很明显,这个核心并非是无可动摇的。假以时日,拼多多做到用户分层,借以腾讯的流量,谁输谁赢还待商榷。

阿里的另一个核心支付则早已溃不成军。根据益普索的《2018上半年第三方移动支付用户研究报告》显示,截止2018年上半年,财付通(微信支付、QQ支付)在网名中的渗透率高达84.8%,而支付宝为68.3。

在总交易额中,支付宝虽然交易金额略微胜出,但是在数量少,已经被财务通远远甩开。

阿里系的产品,均围绕电商和支付业务展开。在腾讯的一些列操作之下,阿里的核心业务已经产生动摇。

而至于网易系的产品,在腾讯面前不过是蚂蚁见大象。此处略去不表。

阿里的命运,就是杭州的命运。

杭州慌吗?杭州当然很慌。慌到病急乱投医!

细数这么年,杭州乱投医的领域有区块链、人工智能和物联网。区块链领域培育的一大批所有抄币公司在去年(2018年)纷纷倒闭,成为骗钱的手段;人工智能没有做起来的原因我等下分析;而杭州的物联网,仅仅是狭义的物联网,是杭州老牌子安防产业的轻微升级版。站到现在的时点来看,杭州在这些领域几乎颗粒无收。

杭州热衷于搞各类小镇各种园区。譬如梦想小镇(互联网小镇)、基金小镇、独角兽产业园、区块链产业园等。官方的理想愿望是,挂一个牌子,拉一两家稍微有点名气的企业进去,然后就可以大量聚拢相关类型的企业。

理想很美好,但是显示很残酷。

所谓的梦想小镇,早有人指出已经是创业者的坟场。曾经大热创下当年app单笔A轮最大融资空格倒闭了。曾经的由西安迁移到梦想小镇的多听FM也在2017年倒闭。而那个价值10亿美金的所谓互联网金融草根金服,也暴雷了。

再看杭州西南方的云栖小镇,除了阿里系的阿里云、政采云和数梦工场,同样不再有其他。

而据Odaily星球对杭州区块链产业园的走访,发现“我走访了杭州区块链产业园,里面没有一家区块链企业”。

2016年共享单车大热的时候,杭州这座作为激进、热爱追逐潮流的城市,却迟迟没有跟上。

彼时的共享单车创业成立主要集中在北京和上海,而到了第二波,杭州的支付宝才和hello bike勾勾搭搭。其中并非没有原因。

在杭州,有两种类型的创业几乎无法成功。第一类是与政策相关的,如新闻类(北京的今日头条),另一类是硬件类(智能手机、智能设备等)。

第一类很好理解,强政策相关的,几乎只能在北京、上海、深圳等zhengzhi资源高地才能玩起来。杭州在这一块根本不是对手。

第二类则属于杭州自废武功系列。

互联网创业创业进入下半场后,单纯的软件层面的应用已经饱和(搜索、电商、支付、金融等),互联网领域进入互联网+阶段。能强势结合这类资源的,都形成了全新的巨头。比如北京的小米,近些年深圳的华为手机等。

而杭州的情况呢?以2017年全国重点城市第二产业增加值为例:

杭州几乎可以说在各大城市中垫底。

都说第三产业的比重可以衡量一个城市的产业先进程度。一般的城市会做到齐头并进,共同发展。杭州的做法是什么呢?杭州的做法是选择自断双臂。这样第三产业的比重也就自然加大了呢!

下半场开始后,杭州打着灯笼在杭州城里找,结果发现根本没有什么硬件资源。什么共享自行车啊,什么人工智能啊,什么智能家居啊,什么物联网啊,结果发现根本找不到可以结合的玩意。杭州有一家做bong智能手环的,第一代出得比小米还早,最终还是在杭州羸弱的硬件氛围中死去了。杭州还有一家涂鸦智能提供的IOT解决方案是偏向内芯软件层面的解决方案。杭州智能音箱厂商在to C领域份额几乎可以不急。杭州所谓的物联网,根本就是在海康威视和大华的主导的摄像头联网。东西都没有,玩个毛线啦。

 

杭州自废武功,重点发展楼宇经济,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浙江人喜欢集聚在杭州。善于资本运作的温州商人、宁波商人、台州商人齐聚杭州,谱写了一曲资本运作、互联网和房地产三位一体的产业模式。

早在2000年左右,温州商人就已经在杭州炒房。他们炒下沙,炒滨江。(详情请见本公号上一篇文章《温州大败局》)。而杭州也乐于配合温州商人。在王国平(杭州前市长)时期,王就深度参与房产资本运作,成为首批吃到房地产经济甜头的城市。王国平主导下,杭州官方甚至还出书《读地》手册,导购房地产商购地。

如果说玩房地产经济杭州是第二,国内没有人敢说第一。杭州2000年左右的版图格局是一主三副六组团(主城区、江南副城、下沙副城、临平副城、塘西组团、良渚组团、余杭组团、临浦组团、瓜沥组团、义蓬组团)。为了卖更多的地,杭州的地块概念就没有断过。

早期杭州的高新区是西湖区。西湖区成型后,滨江区作为重点推出。在这阶段,网易、阿里、海康都成杭州主城区迁移而来。除了主城区,滨江区还有从省内吸血的其他资源,比如吉利(台州)和海亮(绍兴)。等滨江区地块卖得差不多后,未来科技城作为新的贩卖地被推出,主打的牌是阿里总部。

多少年过去,未来科技城依然只有阿里一家。而伴随杭州房地产经济发展,在随意而糟糕的规划背后,杭州的互联网产业集团七零八落。未来科技城如果有一个员工离职了,想去滨江区对口企业上班,往返4个小时的路程几乎让之成为不可能。唯一办法就是搬家。而下沙作为高教高地,却极少有对口高新产业落地。

杭州房地产经济的第一弹打到2010后难以继续发力。这时阿里巴巴上市了。上市之后诸多员工摇身一变成为千百万富豪,给疲软的房地产经济被注入第一计春药。而后,靠着融资创业和G20概念,杭州房地产继续续命。

在这之前的主力,还只是温州商人。到了融资创业概念阶段,宁波商人和台州商人也上线了。

在互联网创业潮最火热的阶段,随随便便想出一个方法都能融资过百万千万。敏锐的宁波商人台州商人,纷纷撤出老巢,跑到杭州,或找经理人自己开公司,或入股新兴小企业,一时间倒也火花四溅。但是坦白说很多创业项目有意义吗?意义并不大。浙商们只需找到人接盘即可。互联网项目成为击鼓传说的游戏。砸到谁手里算谁倒霉而已。

互联网创业中需要大量的程序员,需要大量的场地办公,需要燃烧大量的人民币。程序员们拿着高过其他行业的薪水,站上杠杆的一段,撬动整个杭州城的房价。

杭州对于房地产经济的依赖程度有多高?2018年全国土地出让金显示,杭州的土地出让金以2442.9亿元位列全国第一,是上海和深圳的总和!

资本运作、房地产、互联网三位一体的经济画卷展开,泡沫缤纷,镜花水月,很美丽不是吗?所以第二产业是什么?能吃吗?

 

然而病一入膏肓,就难以根治。

西湖大学新校区要入住云谷版块了?OK,房价先涨一波。

钱塘新区要设立了?赶紧捂住房子不能卖了,等着涨一波。

南湖房价还不行?速度把之江实验室达摩研究院搞过去,好让人以为人人都能进达摩研究院。

慈祥的宗庆后面孔也变成了马云,张口闭口996。外地客人没有心思再去断桥,他们集结在黄龙体育场为P2P暴雷案维权。

总之,杭州已经终于从一座温婉安静的江南女子,变成了坐上赌桌倾尽所有陪你玩一把的抠脚大汉。

后记:

我是温州人,现在是杭州户口。生活工作都很幸福,谢谢各位挂念。

没想到自己对于杭州的一些思考会引起很大的波澜,最后公众号也被封了。我当然希望杭州越来越好。但是杭州的一些问题也不能不重视。引用之前公号的读者留言:

aiot时代,杭州的问题乃至政策长三角的问题在于,最上层的东西由北京完成,底层硬件的东西由深圳完成,整个杭州乃至长三角都是式微的。(大意如此)

希望大家具有思辨精神。祝好!

我的新公众号(还没有发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