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我的国并不强大

从2018年P2P暴雷潮开始,我所在的互联网行业,迎来的前所未有的红利衰退期,大量公司裁员,行业失业率达到最高点;各类魔幻事件频出,比如网易公司在除夕夜裁员,比如有赞的老板公然敢和法律叫板称996是enjoy,比如马云倡导大家要有996精神。心非木石岂无感,只是在行业大背景下,大家都吞声踯躅不敢言罢了。

除了互联网行业,其他行业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的一些做外贸的朋友,在2018年也经历了鸡飞狗跳的一年。这位外贸朋友拉了几个朋友成立了一个小团队,嫁接起中国小工厂和美国购买者之间的桥梁,过去几年虽不算大富大贵,但是小日子也算过得去。但是去年的贸易战中,他的小团队就地解散了。

个例并不能证明什么。以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来说,2018年出口进口比值为过去五年中最低点:

很多会觉得这没有什么呀?经济有自己的运行规律,能说明什么呢?

不是的。要看懂这些案例和数据背后的故事,需要好好了解事情背后的根本。

让我们把时钟调整到2000年。从2000年开始,中国碰到了两件锦鲤附身事件。第一件是我时常diss的以房地产经济为引擎的经济增长模式。第二件则是奥巴马近10年在任。

2000年前后,中国房地产经济逐渐成为经济发动的主流。中国要基建,要应对腐败支出,各类大项目要上马,靠原有的税收财政收入是肯定不能的,只能大量印发货币,从民间换中方式拿钱。可而多印发的货币去哪里呢?当局把眼光投到了房地产上。土地-房产的模式,让官方在税收外打开了财政收入的另一扇大门,而且具有非常强的操作性和可持续性。更精妙的是,他可以牢牢控制住中国超过3亿的中产阶层,通过资源的堆砌和权利的寻租,又可以完成庞大人群的人力资源价值攫取。比如,学区房。

当然,这个模式也存在不少问题。地方zhengfu贩卖土地坐享其成,风险让银行和开发商承担肯定也不合适。在2010年后的调控后,土地-银行-开发商全系列入国有,高度垄断的市场,彻底堵死了经济泡沫破裂的可能。很多人喜欢用日本泡沫来对比中国房地产市场肯定是不合适的。

房地产经济上马后的20年,也是中国发展最迅速的20年。这期间,中国基建以闪电速度增长,城市化步伐之快让无数西方人咂舌。伴生的副作用是大量货币难以流向实体经济。在消解通货膨胀的路上,房地产从源头承接了大量货币,无数企业和个人都加入到这个抢钱的游戏之中。

有一句话说,距离钱越近的地方就越容易赚钱,我们们国家可以理解为,距离政府越近的地方,越容易赚钱。

2000年后的第二个锦鲤是天上掉下来的。2007年奥巴马当上了美国总统,奥巴马是著名的怂逼,在政期间昏招无数。其在任期间非法移民福利增加了上千亿美元;零食品券的人从2000万增加到了4000万;美国国债从10万亿美元增长到了20万亿美元,其中最大的放款人,是中国。

可别小看这个国债哦,这个国债一直是中国控制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法宝。通过国债的购买,咱们国家一直手工把控汇率(不让人民币升值),从而实现贸易顺差。

总之呢,房地产经济和奥巴马两条锦鲤,给中国带来了前所未来的快乐和发展。中国从第六跃升全国第二经济体。

但快乐并不是永远的。与奥巴马截然相反的特朗普政府,开始了奥巴马后的世界秩序重修。很多人可能特朗普特别敌视中国,其实人家也同样不喜欢德国、日本、英国、法国、意大利。特朗普上任后,开始一系列的振兴美国的举措:修改税法,将美国国内的企业税从35%降低为20%;从TPP退群;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退群;遏制中国。

总之呢,在短期内,特朗普政府要达成两个目标:一个是降低离职率,另外一个则是控制贸易逆差。

一则数据显示,2018年的美国的失业率,已经降到历史最低:

当然,和中国贸易逆差则呈现历史最高。这是做得比较失败的地方(比较两败俱伤的地方)

所以啊,联系我们开头的一个出进口比值数据和离职率数据,中美二者差距还是比较明显的。

从长期来说,让美国站上地球这个金字塔的尖端才是他们想要的。无论是日本中国德国英国,有谁冒头就打谁。1980年前后,美国对日本展开强大规模的贸易战,贸易战最终以日本的妥协和失去的20年未代价终结。日本退潮后,乘坐两条锦鲤的中国冒头了。

对比西欧,中国的意识形态更统一(至少不会不会有上海市突然说要推出中国的事情发生);对比日本,我们的幅员辽阔,产业维度更广。更重要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下的中国,有更强的意志来集中精力办事。

2018年5月份的时候,浙江省的盾安集团被爆450亿债务危机险些破产。事件发生后,浙江省政府联合几个相关金融组织共同解决此次债务危机,并协调省内企业处置其旗下的矿产等资产。

如果盾安这样的危机在西方自由经济下出现,早已经破产了一百万次。

而盾安只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下企业们的缩影。通过控制银行、行政干预、政策倾斜、政采、补贴等手段,中国部分企业及产品站上了行业竞争的优势端,好比大家都在赛跑,你突然就乘着一辆车赶上来了。

西方世界曾经诟病中国,靠着这些不正当手段来获得竞争优势。特朗普甚至认为中美的贸易顺差是中国用这些手段倾销顺便打压美国相关产业来着。无论中国民营经济占比已经60%,只要中国没有放开银行、房地产、石油石化、电信、煤炭、航运等领域,中国就是在耍流氓。

美国的理想模式写在了美国与德国、日本、台湾、韩国身上。二战后的美国,为了打压消解苏联,打造了一系列围绕苏联的强国。通过关税利好及其他经济手段,德国日本的汽车等行业,韩国台湾的电子制造等行业都得到了充分发展。所有的低利润、脏乱差产业丢给其他国家,美国自己搞搞华尔街,在互联网公司的游乐场里滑滑梯,拍拍好莱坞电影,照样车开开,咖啡喝喝,晚上睡觉枕着American dream开开心心又是一整天。

如果我们这个星球是一款地球online游戏,美国希望自己是那个游戏的制定者。全球公民为美国人贡献最丰沃的资源,负重带着美国人实现他们的美国梦。

在知乎上有一个问题,问的是为什么日本韩国已经如此发达,他们的人民还是生活得那么累。

答案很简单,美国通过政治经济军事一些列手段,打造出了以美国为核心的秩序体系。一件商品从生产到售出,中国人工作10小时分成100块钱,日本人工作8小时分成200元,台湾人工作8小时分成130元。而那个什么活都没干的美国人,拿走了500元。

当美国对中国如法炮制这套体系的时候,发现居然有这么一个国家,死活不放手。利润最丰沃的领域,美国根本插不了手,而且在通信、互联网领域,还隐隐有威胁美国霸主地位的意思。美国用在台湾日本韩国德国身上在中国失灵了,他根本无法给中国定位,将中国焊死在美国规划好的全球产业链条中,成为吸血鬼美国的血源之一。

中美贸易战的本质,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自由市场经济的对抗。并不是说二者谁就比谁更高级。只不过在对抗中,有一部分群体必然受伤严重,那就是中国的广大群众。

站到经济而非情感的立场,中国有着大量的人力资源。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大机器下,大量的人力资源并没有自己的定价权(缺乏工会,任由市场供需决定自己的薪资水平。而恶劣竞争必然让薪资保持在地位运转),劳动力密集产业在中国变成竞争力十足,包括鞋服制造、互联网等。而这些人又赶上国家房地产经济大发展时期,房贷将大部分捆绑到工作岗位上,后期甚至不惜以拆迁人工造成需求,推动房地产经济发展。

工会缺失、助燃经济的双重推动下,一代又一代的无产、中产成为了时代的牺牲品。一艘庞大的经济体就地起飞,混杂着996、撸起袖子的低声吟唱,缓缓朝着2027年世界第一的中国复兴梦前进。谁流泪了,谁流血了,谁在乎呢?

前些天央视慷慨激昂、一如反常地对贸易战进行表态,表示中国无所畏惧。

其实我们是应该害怕的。主要是我们在应对特朗普政府的种种举措上还不是特别充分。无论是一带一路,还是烧钱与非洲结盟,在面对美国与其强大的盟军面前,都还只是杯水车薪。中国在应对上,还需要:

1、深化国企改革。无论中国还是外国,在国家控股的情况下,效率都是非常非常低,对于资源的浪费巨大。上个世纪20年代,为了盘活国有资产,国家设立了A股市场。2018年贸易战爆发后,A股市场节节脱落,反应了A股市场实际上是一个国有不良烂资产的集中地。深化国企改革,逐渐将非核心资产剥离,是我们国家需要持续推进的。

2、脱虚入实。房地产为引擎的经济模式虽然给中国带去发展,但是副作用是大量的资本不再流入实体经济,推动实体经济发展,中国的经济呈现低端产业加房地产金融的空心模式,大量高附加值的产品无法造出,实际上影响也是非常大的。

3、抵制腐败。略。大意就是不让一堆人那么累吧。

4、抵制美国货。虽然是比较民族主义的说法,但是依然要指出当下中国还有两类汉奸。一类是在国内当高官,子女却输送国外转移财产的,比如曲婉婷。还有一类是迷信国外产品的。这类人哪怕是可替代性比较高的箱包鞋服,也喜欢外国货,还美其名曰全球经济一体化,一件商品全球都参与生产,不要那么狭隘一定要抵制。其实这个说法只对了一半。一件商品比如手机确实有美国日本中国等国家参与,但是最终的最大收益归属决定了这个手机的民族属性。下一次,当你决定购买一件具有替代性的商品,不妨想想,你购买一件国货,那么可能是晋江的某个老板拿到了最大头的利润。这份利润又不断扩大再生产,推动经济循环发展,最后收益的人还是你自己也说不定。都是同胞,互相照顾一下生意又何妨呢?

好了。今天就说这么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