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内幕:被遏制的困兽

上个世纪90年代,江苏省和浙江省在面临拥抱上海与否的问题上,作出了截然不同的决定和动作。江苏省率先拥抱上海,修建通车沪宁高速。而浙江省认为上海这样的超级大城市,很容易形成虹吸效应,并最终让浙北几个城市处于灯下黑的局面,所以优先建成了杭甬高速。

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多年过去,当年的一个决定产生了几个大的影响:

一是太湖三兄弟(苏锡常)承接大量的上海转移产业,成为中国的GDP巨无霸之城。而同样靠近上海的湖州嘉兴,一直籍籍无名。二是在承接上海转移产业中,江苏优质资产被上海洗劫一空,而浙江省的杭州市,终于免于劫难,辖区内产生无数超级民企,成为一线城市的强力竞争者。

两个省份的选择[……]

显示全部

抱歉!我的国并不强大

从2018年P2P暴雷潮开始,我所在的互联网行业,迎来的前所未有的红利衰退期,大量公司裁员,行业失业率达到最高点;各类魔幻事件频出,比如网易公司在除夕夜裁员,比如有赞的老板公然敢和法律叫板称996是enjoy,比如马云倡导大家要有996精神。心非木石岂无感,只是在行业大背景下,大家都吞声踯躅不敢言罢了。

除了互联网行业,其他行业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的一些做外贸的朋友,在2018年也经历了鸡飞狗跳的一年。这位外贸朋友拉了几个朋友成立了一个小团队,嫁接起中国小工厂和美国购买者之间的桥梁,过去几年虽不算大富大贵,但是小日子也算过得去。但是去年的贸易战中,他的小团队就地解散了。

个例[……]

显示全部

父母反对,你却坚持要嫁。你赌对了吗?

办公室里的小朱很后悔。

她和男朋友从大四开始恋爱。在他们决定结婚那会,小朱父母是完全不同意的。男朋友来自苏北农村,父母均下岗待业,说是一穷二白也不为过。

小朱第一次带男朋友回家那晚,小朱妈妈拉着女儿在小房间里单独聊了很久。妈妈认为,男方家庭条件差,另外在言行举止中,妈妈觉得男朋友并不是一个有冲劲的男孩,小朱嫁给他将来是要吃苦的。

小朱说,妈妈,穷一点我也不怕,他对我真的好的。

昏暗的月光下,妈妈的眼睛里有泪痕。

结婚后两年,小朱和丈夫辗转在上海这个大城市租房,搬家,再租房。两人省吃俭用,依然没能攒下在上海买房的首付。但是丈夫的亲戚们,却总以为小朱和男朋友在上[……]

显示全部

电商大败局

2008年,傅姐在厦门火车站旁的禹洲世贸广场里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她要入驻淘宝和淘宝商城(天猫的前身)了。

这个决定并不是一时兴起。傅姐从2000年开始做实体服装店,最高峰的时候做出了十多家门店,分布在厦门各大商城内,涵盖男装、女装、童装。到了2006年之后,生意突然就差了很多,十多家门店经过收缩调整,最后只变成了禹洲世贸里的一家。

傅姐经过仔细研究,认定冲击来自电商。实际情况确实如此。店铺租金高企,傅姐门店的服装价格根本没法和无税无租的电商想比。偶尔顾客在门店看上一件衣服,也会悄悄记下型号上网购买。

但是入驻淘宝和淘宝商城并不容易。2008年的淘宝电商,竞争已经到了如[……]

显示全部

你连钱都不会花,凭什么说你会赚钱!?

 

2014年,27岁的沈琳催着男朋友在杭州买了一套房。沈琳也让闺蜜快点买,毕竟杭州毕竟是省会,是有钱人的天堂,房价再怎么也不会降得太低。但是闺蜜是个乐观的傻空派,她坚信房价已经登顶,没有必要入手了,还不如租房来得实在。

“再等一等吧,租售比这么高,不跌才怪咧。”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2016年G20顺利在杭州召开。房价就像火箭一样上升。

闺蜜这时候已经谈到对象,但是她和她的对象就更难买得起房子。

而沈琳和她男朋友,在2016年结了婚后,小两口熬过前两年的拮据,生活开始变得红红火火。

而闺蜜呢?还辗转在租房的路上。每年租期到期,都会定期收到房[……]

显示全部